巨商的炫耀心與政客的抬轎情

經過波波折折,李總統終於選派和信集團老闆辜振甫,代表我國出席日本大阪APEC高峰會議。辜振甫與日本政商界人脈之深遠,國內無人可及,自是赴日特使的不二人選。辜振甫以海基會董事長之職,如果就APEC會議之便,為李總統傳遞訊息給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亦屬恰當。
ˉ然而,特使人選甫公布,國人可從電視轉播看到,經濟部長江丙坤及外交次長房金炎,手抱大堆公文,趕赴辜宅,向辜振甫做APEC「戰情報告」。此一景況,令人為國家政務首長之地位與尊嚴,感到悲哀。
ˉ聲譽正隆的辜振甫在經貿外交的貢獻,是值得肯定的;但他畢竟是統領和信集團的工商大亨,目前頭上還戴著兩家上市公司台泥和中橡的董事長桂冠。堂堂經濟部長及外交次長,卻車馬奔勞,親赴上市公司董事長豪宅,報告國務。在金權政治歪風下,吾人豈能不為「紅頂商人位尊,部長次長卑膝」的官場新文化,而感悲哀。
ˉ事實上,更可悲的是,今天的台灣政壇領袖,不惜拋下「身段」,拉攏富商巨賈的場景,處處可見。
ˉ最近最轟動的例子,便是行政院連戰、立法院長劉松藩及考試院長邱創煥共計三個院長,加上一個省長宋楚瑜、一個祕書長吳伯雄及一個副院長徐立德,大官小官齊聚台中,為中部新「百億富豪」曾正仁的廣三SOGO開幕站台慶賀。
ˉ這樣冠辣雀高漯鷕v場面,轟動全國,卻不知這樣的政商盛宴,給國人什麼樣的教育意義。
ˉ曾正仁是近年來在台中房地產呼風喚雨的「新暴發戶」,為了壯大聲勢,拉抬地位,自須攀附權貴。而當今政壇走紅的人物,卻甘於為「土地暴發戶」抬轎,實是極其悲哀的歪風,也正詮釋台灣金權政治的病情有多嚴重。
ˉ也釵酗H會為這些政府首長辯說:為了選票或捐金,不得不然。果真如此,他們只能算是爭一時的政客,算不上爭千秋的政治家。這麼多政客,為一個「土地暴發戶」炫耀演出「紅頂商人劇坊」,一點也不值得給予掌聲與佳評。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