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股市穩定基金,還是李連拉票基金?

政府為了因應中共新一波軍事武嚇,央行及穩定基金動用千億資金在股、匯市大打防衛戰,而引起抨擊,從媒體上看,似乎反對聲浪「一面倒」。平實而論,在危機時刻,非常手段是必要且正當的。而今,股、匯市已趨穩定,政府的「尚方寶劍」也應回鞘,否則,繼續便宜行事下去,就是執政黨赤裸裸的「選票行情」,非常手段的副作用也將浮現。
ˉ中共這一波封鎖台灣的軍事演習,對台灣民心的震撼較前為大,乃有民眾搶買美鈔、黃金、米糧的危象,如果政府不採非常手段,任由台幣貶到三十元、股市跌到四千點的話,民心勢必崩盤,社會必將大亂。因此,政府下猛藥,穩住股、匯市,絕對有其必要。
ˉ然而,政府採取非常手段,重在手段工具的精準,不在數量的多寡,尤忌「以量邀央v。像央行適時拉漲台幣匯價,讓早先搶購美鈔的民眾,馬上損失價差,令後來有意搶購美鈔者為之卻步。同樣的,股市在穩定基金轉守為攻,連漲幾天之後,市場悲觀氣氛為之消散。
ˉ儘管單一手段、單一措施,恐難挽狂瀾,但像近來政府為穩定股市,萬令齊發,幾乎是想得到的利多措施都搬出來,就不足取了。其中尤令人詬病的,如允陸簹鰶R進大股東所投資企業的股票,又如穩定基金七人小組掌握股市交易資料以勸誘或脅迫賣股者。以量取勝的穩定股市政策,似乎反映了主管當局的邀奶葴A,也顯示了主管者不克對症下藥的無能。
ˉ從穩定基金七人小組的後遺症,行政當局及立法諸公應認真考慮提升證管會的層級;目前掌管證券市場的證管會,應由財政部下屬單位提升為部會級部門才是正途。
ˉ不管如何,非常時期使用的非常手段,應見效即收,否則其弊隨之而至。因此,穩定基金何時收金,備受關切。
ˉ副行政院長徐立德指出,股市穩定基金不能替代市場機能,也無法優於市場機能,在總統大選後,應該會「告一段落」。事實上,股市已漲升到四千九,遠離了中共武嚇的陰影,但執政當局為當政者連任「拉票」的意圖,至為明顯,股市穩定基金至今已變質為李連助選基金,而股市的選前行情,也已變質為政府帶頭炒作的「買票行情」。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