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豆花與魚土魠魚

最近去了一趟安徽壽縣,除了憑弔淝水之戰的現場、登一登保存完整的古城牆,還嘗了一嘗這個豆腐發源地的豆花。

不嘗便罷,一嘗才確切的知道,我們台灣三、四十年前常吃的街頭挑擔子豆花的那股滑腴滋味,委實是早已不復存在了。

原本我十多年前便早在納悶,何以豆花變了?而且很奇怪,沒有一家維持住老風味,全部是那種粉兮兮的、碎屑屑的,清一色的進入台灣豆花的化學期,再也不堪返回古風的製法矣。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