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康街的茶空間

自認不是飲食作家,居然寫專欄轉眼一年又半,好不慚愧。所幸談小吃即將告一段落,又可混一些別的玩事,甫念及之,肩輕何似。

尋訪小吃,最難是心情。就算他好吃至極,這裡吃那裡吃,也不免心煩意亂。

每當此時,最想歇一下腿,喝一口茶,更換一份心境,拋開一下適才的食物轟鬧景;這當兒,我總是到「冶堂」一坐。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