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該怎麼活?

長庚生物科技董事長楊定一,是我所佩服的人。他最近出版生平第一本書《真原醫——二十一世紀最完整的預防醫學》,承蒙相贈,讀完不吐不快。

先說我佩服他的原因。他二十一歲就取得兩所世界頂尖大學的生化、醫學雙博士,二十七歲出任頂尖大學系主任,並在世界頂尖科學期刊發表數十篇論文,是台大校長李嗣涔口中的「諾貝爾獎級的科學家」。但這還不是我佩服他的原因。

楊定一在青年時代就處身充斥諾貝爾獎得主的研究環境中,而且出類拔萃,但他卻遵循內心深處的呼喚,超越二十世紀主流西醫和尖端科學的框架,走入東方傳統的智慧和修行,以自己的生命做實驗,貢獻所學所悟,實踐「利益眾生」的菩薩行。這才是我折服之處。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