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諾的光譜

明年的獲利可以增加一千萬元嗎?

明年虧損可以減少五百萬嗎?

明年務必達成損益兩平!

一到歲末年終,議定明年度的預算時,總難免這樣的對話。

由於我是一個相當自我節制的老闆(我自以為),不會欲壑難填的提高目標,可是一旦我開口,一定有我的道理或苦衷,因此這些表面上看起來像商量的對話,其實是不容打折扣的。

而我得到的回應,通常不外乎以下幾種:
一、我做不到。
二、這太困難了,我們應該不太可能做到。
三、我願意去試試看,但沒有把握一定做到。
四、我們會盡全力去完成。
五、好!我們會做到。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