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身辦公大樓的旅店

我的房間就正對Marina-City的景觀,其特殊前衛的外形是芝加哥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標。

我的房間就正對Marina-City的景觀,其特殊前衛的外形是芝加哥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標。(攝影者.張智強)

對於建築師而言,芝加哥就如大型博覽館一般讓人興奮。這座城市在十九世紀中後期成為現代建築師們實踐革新想法的實驗場,造就了豐富而帶有未來感的都會景致。每次到芝加哥,都會帶給我新的啟發和靈感,甚至比紐約更甚。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