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再見的勇氣

我的一個朋友,她高齡九十歲的父親病危入院,醫生告訴家屬要有心理準備,即使救回也可能會半身不遂。她們四姊妹中只有小妹堅持要急救,並表明會對自己做的決定負責。

後來父親撿回一命,但頸部以下全部癱瘓,小妹卻承受不了照料父親的重擔落跑了,責任落回三姊妹身上,受苦的老爸爸用僅存的力氣咬舌自盡,又被搶救回來,整個家庭愁雲慘霧、苦不堪言。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