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忍的慈悲

啊!好痛,好痛喔……,我已經叫得口乾舌燥,汗都滴下來,她是耳聾,聽不到我的哀嚎嗎?但她完全不理會,繼續用力撥弄我背上的肌肉,還念念有詞說,「不把這個筋撥好,你運動,吃藥也沒用……。」

我這三個月因頸椎第五、六節壓迫到神經,左後背和左手臂每天痠到骨髓,痛到無法入眠,只能吃止痛藥伴安眠藥,昏過去後才能忘掉痠和痛的折磨,只要有朋友建議好醫生、好偏方,我咬著牙都要做。這是我第二次讓這位按摩師幫我調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