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來人小觀察》

日本太太看印尼是「大國」,台灣人卻看作「外勞的地方」

賴珩佳花11 年才拾起認同,願意穿有千年歷史的印尼國服蠟染。左為其先生。

賴珩佳花11 年才拾起認同,願意穿有千年歷史的印尼國服蠟染。左為其先生。(攝影者.駱裕隆)

走出去,短短3個字,從來不是容易做到的事。跨國移動除了考慮自身條件,家人、尤其是另一半,對當地的適應程度,常是能否順利落地的重要關鍵。

走過掙扎的賴珩佳,對於因婚姻而遷居東協,或因伴侶外派、創業而陪同移居者,提出兩個最重要的建議:一是心態,二是語言。

「最重要的是開闊心胸,不要像我一開始來的時候很狹隘的眼光,」她說,文化沒有高下,只有不同;她觀察周遭隨先生外派印尼的日本太太,發現「她們看印尼,是用『大國』的觀念在看,但很多台灣人會用『外勞的地方』在看,」眼光不同,對當地的興趣度就差異很大。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