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麗燕

我在哪裡?

「我在哪裡?」這十幾年來,全世界飛了好多個國家,住了不下百個飯店,常常醒來也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但沒有一次像現在這樣,心裡一陣寒。看著頭頂上白白的日光燈,左手插著管子,整隻右手的石膏,動彈不得,不斷問著自己,我在哪裡?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