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的永續密碼

小時候喜歡拉著媽媽的裙尾,跟她到祖父和舅公家走動,一來我可以趴在搖晃的公路局車上,看著一路顛簸的風景,再來我喜歡聽車掌阿姨充滿威嚴的哨令聲,長長短短的哨聲給一輛大車帶來紀律和權威。一度以為她才是公路局的主人,因為總在車掌嗶哨後車門才會打開,司機也要等聽到她長嗶哨令才啟動車子。

當一切都向成本和效率看齊後,「車掌」這個工作就在民國六、七十年間走進歷史,窈窕制服摺疊收納,班車從此少了笑容和節奏,旅途只剩下到達。我之所以能在快變的人生畫面裡,迅速聚焦看見特定目標,也能在重複枯燥的系統下創意源源不斷,大概和童年長期捕捉流動窗景,與欣賞車掌阿姨指揮若定的神氣有關。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