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之後 我會做什麼?

三十三歲那年,我在《中國時報》當採訪組的經濟組組長已歷三年,每天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中午、晚上都和企業界應酬,下午則去洗兩小時三溫暖,下班後不是同事相約吃消夜、喝酒,不然就去打一晚上麻將,只有在晚上到報社寫稿、看稿、發稿,這樣的日子,很容易讓一個人迷失自我。

有一天我醒來,忽然警覺這樣過日子實在太離譜,不禁問自己:還要繼續過這樣的日子嗎?我立即的回答是:要,因為實在太舒服了,為什麼要離開呢?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