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教誨:功不唐捐

我的父親,前大法官吳庚日前突然撒手人寰,我在無盡悲傷之餘,整理他的手稿與照片,他生前對台灣民主憲政的貢獻、人格和典範並非三言兩語所能道盡,但排山倒海而來的是後輩對他栽培的感念,這些遍布在台灣政法界的人才,要不是他的學生、書迷,要不就是在律師、司法官訓練所受業於他。我不禁慨嘆父親立言、立德、立功的一生,當然內心也充滿子欲養而親不待之悲。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