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紙黑字的力量

早期,我遇到一個邏輯嚴謹的老闆,我上一個簽呈,要發臨時性的工作獎金,他追問我發獎金的邏輯,我說就是因為當事人工作表現好,他說不行,如何好法?比較別人如何?為何發這個數目的獎金?都要有明確的說法。

為此,我不得不訂定了一個即時獎勵的獎金辦法,以做為發獎金的依據。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