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新冷戰二部曲 三千台灣傭兵在中國

紅色半導體大追蹤

18年,從異域孤軍到「高級傭兵」

兩個大時代,西進中國的台灣半導體人,命運卻大不同。
二○○○年初期,二百五十位聯電系統內的菁英,
在當時最有接班相的「聯電太子」徐建華領軍,到蘇州蓋和艦廠,
但遭台灣調查、起訴,他們的上市配股夢也跟著破滅。
這群人,如當年國共內戰後遺落泰緬邊界的異域孤軍。
中國不重視,台灣公司無安排去處。
事隔十多年,美中貿易戰下、中國「全民大煉芯」拚搏半導體產業,
一切風雲變色。不僅沉寂多年的和艦順勢翻身,計畫在中國A股上市,
新一代台灣高級傭兵也出現了。
他們是燒熱「中國芯」爐火的核心部隊,
卻象徵台灣含金量最高、最後一批關鍵人才的出走。

南京高鐵站,串聯南京、上海與合肥成為中國產值最高的長三角半導體聚落,催生最受矚目的中國大煉芯舞台。

南京高鐵站,串聯南京、上海與合肥成為中國產值最高的長三角半導體聚落,催生最受矚目的中國大煉芯舞台。(攝影者.陳宗怡)

二○一八年六月,對台灣別具意義。

一手打造晶圓代工傳奇的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退休,象徵一個時代結束。

同時,美中陷入新冷戰,半導體業成兩強對弈重點,台灣人才被中國大量挖角。就連聯電中國子公司和艦,也為防止人才一再流失到中國其他新晶圓廠,及充實資本,在六月二十九日宣布計畫於A股上市。

《商業周刊》在此關鍵時刻,走進中國最受矚目的半導體聚落:上海、合肥、武漢與南京。採訪才開始,消息就不斷傳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