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為產業之母

努力工作不為了和貧窮對抗,是經由實做的磨練讓我看見勞動的神聖性。我對勞動者一直懷有高度的敬意,因為在耐住孤獨的部分,他們很像藝術家。一般來說,勞動之間並沒有理論性的作業標準,他們靠著自我求全的意志力,就替一代又一代的人,畫出可以遵循的產業輪廓線。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