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辦法來!

二○一七年的跨年夜,我的同事小管、阿財帶著簡單的行李,往零下三度的天津飛去;比他們早三天出發的,是已經落腳昆山的自明、思迪。對他們的家人、女友,我很是抱歉,無法一起倒數跨年的原因是,他們被賦予一項重要的任務:兩週內,定義出昆山停工事件對台商的意義。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