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讀世界

全球水情告急 南非全民抗旱記

重點摘要:
全球第一個嚴重缺水的大城,卻能同心把「歸零日」一再延後。
對郊區限水、大戶課重稅,儘管人口持續成長,用水需求仍穩定。
農民成了頭號受害者,一旦丟飯碗,將帶來經濟壓力。

烈日烤焦的岩石、乾枯而死的樹幹,放眼望去盡是一片荒涼。但這裡不是沙漠,是南非西南方第二大城開普敦最大水庫大水峽(Theewaterskloof),歷經三年無情乾旱肆虐後,再也看不到涓涓細流。原本有效蓄水量四‧八億公升,如今僅剩一成。

積極限水!
郊區人均用水量不到全球1—3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