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攝影師的榮枯

忽然想起,前幾日是梵谷逝世一百二十八週年。他死於向日葵盛開的夏天,生前潦倒無人知,甚至被逐出居住城鎮,死後才成為馳名於世的畫家。

百年後,被喻為「當代最傳奇的攝影大師」薇薇安.邁爾(Vivian Maier)也如此過了一生。這週末夜晚,我進入記錄她的片子《尋秘街拍客》(Finding Vivian Maier)、進入她的孤寂世界。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