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具影響力的商業財經媒體

創辦人的活學院

共計 15

試試看認錯吧!

常有人向我傾吐他們面臨的疑難雜症,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所有辦法都用過了,還是無解。對這種問題,我可不敢亂給建議,最後只能說:「試試看認錯吧!」這是我唯一有把握的建議,而且確信絕對不會錯。我這麼說,是有...

你說的話,別人聽不聽?

前陣子,和小女兒一席長談,感受良深。那天我的狀況特別好,心如止水。所謂的「長談」,其實是她破天荒對我傾吐了將近五小時,從學校、家裡的瑣事,一直談到對宇宙人生的感悟。而我,只是陪伴,靜靜的聽。小女兒說完...

賺到「做」!

一群企業老闆的聚會中,問起近況如何?有人說:「沒在賺錢,只賺到做。」大家紛紛表示同感。「賺到做」這句話,久違了。以前常聽到,是因為老闆們低調,不敢吹噓生意好;現在重出江湖,卻是十足寫實,還帶有一點醒悟...

企業價值,從何而來?

常聽企業高管抱怨,他們有一些價值觀、理念或原則,員工總是聽不懂、沒感受、做不到、不徹底,讓他們感覺很挫折。這種心情我十分熟悉,因為正是自己事業生涯中,曾經最常有的感慨。但如今的我,已經可以心平氣和面對...

從三十年後想回來!

大家都說台灣人對未來發展大方向缺乏共識,我卻不認為如此。問題並非大家在「價值」上不一致,而在於對「事實」的認識不全面,對「後果」的判斷無意識。何以至此?當然是眼中只有選票的政黨,和心中只有收視率的媒體...

從結果想回來!

如果要在台灣當前問題中,選一個最嚴重的,我一定會選:欠缺大方向的共識!但這問題怎麼來的?可就說來話長。如果問每一個台灣人,你最想要什麼?相信答案不會差距太大.首先,大家都想過「好日子」,還希望下一代繼...

站出來!找回來!

上週讀王文靜在商周寫的「沉默者,請站出來! 」深有同感。正巧,最近發生的兩件小事,更讓我覺得不得不站出來。其一,日前在上海和幾位台灣朋友共進晚餐,相談甚歡,臨結束前,有人問起「最近台灣怎麼了?」立刻被...

文化生根,化性而已!

很多老闆都希望企業文化能深入人心、完全體現,但要他們為文化落地付出努力時,他們又說:我很想,但是經營壓力真的很大。這就好像「重要而不緊急」的事,永遠被擺在「行有餘力」再做的位置,因此永遠都不會做。我覺...

企業的「剛需」在哪裡?

老友約我敘舊,在他上海外灘辦公室的落地窗邊,看著黃浦江千帆過盡,他說起乾隆下江南與老和尚的典故:熙熙攘攘,唯名與利。他自認已擺脫名韁利鎖,卻仍深感有志未伸、有願未了!這位老友,算是壯年得志,多年前公司...

什麼事,是企業頭等大事?

修「願力」是企業領導的頭等大事。但談到這件大事,大家都很怕,覺得那是偉人幹的事,與我等凡夫俗子沒什麼關係。其實不然,因為修大願,只要從小事入手,把每一個小小的不願意,轉成願意就好了。那又有人要問:從小...

你是一個「有願力」的人?

參加過基督教婚禮的人都知道,牧師會問新郎和新娘這段話:從今以後,環境無論是好、是壞,是富貴、是貧窮,是健康、是疾病,是成功、是失敗,我要支持你,愛護你⋯⋯,一直到我離世的那一天。然後新郎和新娘都要說:...

組織修煉的第一扇門!

我常說,企業的最高效能,就是「願意修」!很多人就問我,要從哪裡開始修呢?我的回答是:「修願意!」「願意修!修願意!」這不是繞口令,而是真真切切的大實話!試想,如果你帶領的團隊,人人都很願意,不懂的願意...

企業的最高效能是什麼?

企業講究效能,因此重視學習,但最高效能的學習,到底是什麼?到底該如何學?前陣子有緣和麻省理工學院的學者奧托(Otto Scharmer)見面,兩人在組織學習上有一番對話。奧托曾參與彼得.聖吉的《學習...

組織的壓力從哪裡來?

上篇文章我提到,要從煩惱中解脫,第一步要先把自己從事中抽離。其實真正要抽離的,不是事,而是自己對事的執念和慣性。因為這樣的執著太深,已入輪迴之苦,所以在事的輪迴場中無法抽離,只好把事先放下,乃不得已也...

離苦得樂的藥方

最近常有朋友跟我訴苦,當老闆的苦,做主管的苦,員工當然更苦⋯⋯,總而言之,大家都是苦主。看來大家共同的需要,都在「離苦得樂」四個字,卻苦無解方。我仔細問了一下每個人,為什麼苦?原因五花八門,但總不外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