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具影響力的商業財經媒體

有你真好

共計 16
台灣的剪黏國寶 保原師

一甲子的尪仔人生

保原師做剪黏藝術快一甲子,是台灣的剪黏國寶。他口中的「尪仔」(台語剪黏人偶),讓好多廟宇鮮活起來,「手路嘸以早遐爾幼」(台語:意指手工沒有以前那麼細緻了)。八十多歲、已退休的他,還在用微顫的雙手剪著尪...

徐銘謙

山的守護精靈

如果你常在山上,看到一群人拿著鐵鍬敲步道,那麼帶頭者,可能通常是她──徐銘謙。這個女孩不想讓步道總是被外來的水泥覆蓋,所以結合民間力量,一起敲出全台3,000公里環島步道路線。這張照片,讓我頓時錯覺,...

台灣南管一代大師張鴻明(圖中)

傳承沒有休止符

張鴻明,台灣南管的一代大師,被譽為「人間國寶」。照片的背景,不是華麗舞台,而是安養院。去世前一個月,張鴻明還在安養院繼續他的傳承計畫,儘管手有些顫抖,他還是不願意停。(張鴻明,一九一九~二○一三,七月...

埔鹽圖書館館長康慧如(後排中)

糯米鄉的奇蹟

一個只有3萬多人,盛產糯米的彰化縣小鎮,竟然成為全國圖書館評比大獎得主,讓閱讀量5年內增加7.3倍。推手之一,就是她—埔鹽圖書館館長康慧如。當遊子康慧如改變了故鄉,孩子們開始讀書了,希望,就在這個原本...

錫藝大師陳萬能(圖右)

柔軟的傳承

他是台灣最強的錫藝大師陳萬能,做錫五十年。原以為做錫只是不斷敲打,但是他卻花更多時間去撫觸、感受每個轉折。那天,傳承衣缽的兒子,待在一旁,靜靜的,聽著父親與錫的柔軟對話。...

醫師林煥博(前排左)

重疊的雙手

他是台灣急重症教育的播種者,二十多年前,醫師林煥博在急診室目睹一對溺水兄妹,因為沒即時急救,最後天人永隔。二十年來,他每週花一天,教所有人如何急救。一雙手不夠,沒關係。他疊著其他人的手,還在一起努力著...

王素蘭

「不可能」的可能性

王素蘭,今年第六屆台灣傑出女科學家得主,是奈米孔洞領域第一個登上《科學》(Science)期刊的亞洲人。她花七年,放棄其他成功率更高的研究,去做瑞士、英國、美國都宣告「不可行」的製程技術。她說,打破世...

台灣最厲害的糖花高手。裴志偉(上圖左)

甜蜜的傳承

台灣最厲害的糖花高手。裴志偉,三十八歲。去年拿下德國IKA奧林匹克世界餐飲競賽金獎,是百年來第二位滿分得獎者。糖花,多指歐式結婚蛋糕上的立體玫瑰,但她予以改良。這張照片,圖片前方是裴志偉的作品,後方是...

林佳葦

我與10萬人有約

林佳葦,38歲,台灣唯一的女性花燈設計師。十年來,共五屆台灣燈會、六屆台北燈會的小提燈都出自她的雙手。 我們每個人每天都排滿了很多約會,但這個女生,一年只有一次最重要的約會,對象,是台灣十萬個小朋友。...

馬可多

做自己 最光亮

馬可多,三十歲,光劍(電影《星際大戰》中的武器)復刻師,將光劍賣到美、日、韓等三十多國。他操刀製作周杰倫演唱會發光舞台裝、表演團體Luxy Boys鋼鐵人裝,被譽為「蝙蝠俠背後的阿福」。看過《星際大戰...

鄭金典(上圖右)

真正的冠軍

鄭金典,台灣科技大學工商業設計系副教授。近年來指導學生奪得約四十座紅點設計獎與iF設計獎,是台灣指導學生獲得「設計奧斯卡」(德國iF、紅點設計獎)獎項最多的教授。訪問前,我們最想問鄭金典的是:「你曾經...

蔡旭晟

找回「囝仔時」

蔡旭晟,動畫導演,作品《櫻時》,講述小孩阿亮在破舊廟宇的奇幻故事。從三百多部影片中脫穎而出,二○一三年獲得第十二屆東京動畫賞的公開招募作品金獎,《櫻時》取自台語諧音「囝仔時」。照片背景是蔡旭晟的工作室...

顏林蔭(上圖右)

一碗麵的幸福

顏林蔭,板橋青翠市場麵攤老闆,台灣第一個推行「待用」概念的麵攤。推行以來,民眾已陸續捐贈超過一千碗麵。「待用」概念,源自義大利的「待用咖啡」 (suspended coffee)。有些人結帳...

陳嘉德

五十八年的責任

陳嘉德,七十一歲,台灣目前僅存的純手工高級松煙墨師傅。沒有他,台灣的文房四寶技藝,就會只剩下三寶。我問陳師傅,這五十八年來,他是如何在這只有收音機、高官達人匆忙留影的合照、沒色彩的墨構成的十坪工作室內...

台大法律系二年級胡庭碩(中,口述者);台大財金研究所三年級詹益昇(右);台大政治系三年級黃威愷(左)。

他們,跨越半個地球「學」公益

我出生就有肌肉萎縮症,高三後只能靠輪椅代步。每次在路上,看到有人用自己的殘缺拜託路人買衛生紙、口香糖,就很難過,為何身障者只能靠出賣尊嚴才能換到錢?上台大後我才發現,原來有一種叫作社會企業的東西,可以...

巴黎時裝週,名列世界四大時裝週展。繼台灣服裝設計師古又文後,施堉霖〈圖〉是另一位受邀參加的新銳設計師。

他沒喝過洋墨水 設計服連兩年攻進巴黎

我曾在高級女裝訂製服店當學徒,那兩年多,很孤獨。每天都從早做到半夜十二點,前半年都在打掃、買布料……連看電視這樣正常人的生活都沒有。我知道,世上的路千條、萬條,但我並沒有可以回頭的路。我媽媽說:「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