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腐與生蠔

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用細膩繁瑣的描述記錄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法國上流社會生活。在那個年代,晚餐常以索甸貴腐甜酒搭配貝隆生蠔開場。

但百年後的今日,葡萄酒書裡寫的,專業學校教的,幾乎都建議挑選不帶甜味,酒體輕巧,有爽口酸味的白酒和香檳。你可以試著問問認識的葡萄酒行家或是專業的侍酒師:「索甸可以配生蠔嗎?」答案除了全然否定,應該也會有人覺得這樣配是焚琴煮鶴般的野蠻行為。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