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真的不老靈魂

從飽學知識回到純真無知,會是一條什麼樣的艱難道路呢?十五歲就開始釀酒的Serge Hochar說:「揮發性醋酸(見小辭典)可以讓葡萄酒保有新鮮,且更耐久放。」是的,他說的就是酒敗壞後所變成的醋。任何釀酒系的學生都不該犯的錯。但曾經是現代釀酒學之父Emile Peynaud教授的門生,今年已經七十五歲,從一九五九年就接手家族酒莊釀酒至今的Serge卻是帶著笑臉認真的說:「我愛揮發性醋酸!」沒有在葡萄酒世界裡走過風浪,看盡興衰的見識,大概也講不出這樣的話來,他的酒莊正是整個地中海東岸最知名傳奇的慕莎堡(Ch. Musar)。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