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河旅行

一條多瑙河、兩個世界:
藍色與橘色、富裕與戰亂、部落與文明

你搭過船旅行嗎?吃喝拉撒睡都在船上。
幾年前,我開始搭船旅行,跟著一條河走。
河流到哪,船就在那裡靠岸,或是一個繁華首都,或是一處寧靜小鎮。

河裡有魚蝦,河水能灌溉,河上能行船。
因此,河流是糧倉、運輸工具,亦是經濟動脈。
人們逐河而居,人來了,河畔繁榮了,興衰也在時代更迭中發生。

現在,讓我說說多瑙河吧。說起「她」,我跟你一樣,
腦袋立刻蹦出〈藍色多瑙河〉的旋律。
其他……就沒了。帶著一顆空空的腦袋,很多的浪漫,
四年前的秋天,我搭河輪在多瑙河上游旅行了八天。
很喜歡這優閒,下船時就想著,或許有一天能到下游。
這個或許,被擱置四年。
直到今年春天,繼續另一趟的船上假期,到下游的歐洲區塊。

上游多瑙河流經的是富裕歐洲,也是多數人以為歐洲該有的樣子。
然而,順河而下,下游多瑙河帶我看到全然不同的樣貌,
南斯拉夫情調的歐洲其實是貧窮。原來,一條多瑙河貫穿兩個世界。

相隔四年,兩趟旅行,兩個季節串起多瑙河全貌。
多瑙河真是藍色嗎?
我看到藍色,還看到橘色多瑙河。

隨河旅行

隨河旅行(來源.法新社)

船、河與我剛完成一趟旅行。我從布達佩斯出發,隨著多瑙河到下游的塞爾維亞、羅馬尼亞以及保加利亞,過了幾天「水上人家」的日子。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