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相助,恩情永存

一個在我創辦《商業周刊》之初,曾幫助過我的恩人,失聯許久,這些年來,我一直到處尋找,最近終於找到了,他正好回國幾天,隨後立即又要出國,我好不容易約到他吃早點,他只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我早早抵達餐廳等候,腦中回憶起和他相處的種種:

他是我創辦《商業周刊》時最早支持我的股東,當時我預計籌款二千五百萬,分成十個單位,每個投資人二百五十萬,他就是其中一人。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